民营老年公寓经营困难,很难实现收益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0/15 11:26:52 阅读:次 【字体:

 随着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公寓的缺口越来越大,然而省城民营老年公寓的日子并不好过,除去每年的政府补贴外,扣除房租、人工费、伙食费、水电费等,省城一民营老年公寓的年盈利仅为5600元。

 
为省一点买菜钱,每天多跑10公里,赵丽是槐荫区顺意老年公寓的负责人,公寓建筑面积约400平米,共有47张床位,入住率为90%左右,老人床位费从每月1000元到500元不等,但是这些收入却有些捉襟见肘。
 
赵丽每天5点半起床,巡视一圈入住老人后,她就骑着电瓶车去段店批发市场和匡山蔬菜批发市场买些杂货和蔬菜,尽管门口就有马路市场。她告诉记者,门口的蔬菜比批发市场每斤贵3毛钱,为了减少成本,她尽量去市场批发,每天要多跑10公里。
 
赵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寓住了40位老人,按照每人每月1000元的床位费计算,全年约收入48万。“公寓里有工作人员11人,每人每月工资约1800元左右,全年约237600元的人工费支出;房租每年6万元;水电费每年约16000元;老人的伙食费每月8000元,全年约96000元,这些收入加起来约有409600元,每年的毛利润约有70400元。”
 
但是这些钱并不全都进了赵丽的腰包,公寓里的床坏了,楼梯需要整修了,房间安装空调了……全都从48万元里出。2012年底,赵丽带着老年公寓的账本去槐荫区审计部门审账,公寓一年的盈利仅为5600元。
 
为让子女来看老人,公寓为其报销的票,和老人打交道时间长了,赵丽成了不穿白大褂的大夫。在她的办公室里,有专门的一个柜子用来盛放药品,大厅里还有一个氧气罐。
 
为了让老人们高兴,赵丽每周都会给老人的子女打电话,让他们来公寓里看望老人。但是有些人借口工作忙、距离远,就不愿过来。“当时我就告诉他们,每周必须过来,来回打车的钱公寓给报销。我一再坚持,他们一般每周都能来公寓一趟。”
 
让赵丽感到哭笑不得的是,有次一位老人的孩子来公寓看老人,竟真拿着出租车票找她报销,赵丽掏出20元钱就给了他,“想想都心寒,但是子女过来了,老人高兴了。”
 
曾因太累想要放弃,老人挽留让她坚守,每天如何让40位老人吃好喝好睡好,让赵丽心力交瘁。她告诉记者,她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白天除了照顾老人,还要筹划着如何提高公寓的硬件。
 
2013年,槐荫区老龄办补贴顺意老年公寓3万元,赵丽用这笔钱买了空调,给每个房间都安装上了。“济南市民政局去年还发放了52000元的床位补贴费,我就将床位全部进行了更换。”2012年下半年的一段时间,赵丽想过要放弃。“公寓一年才赚5600元,但是却有操不完的心。子女也有些不支持,担心我身体受不了。”
 
按照当初赵丽的想法,要么把公寓整体出租,要么找一个管理人员全权负责,她只坐享其成。当她把这些想法向公寓老人们提起时,老人们不愿意了,都一个劲挽留,有些老人甚至以不吃饭来要挟。无奈之下,赵丽只得坚持下去。
 
“和老人们待时间长了,我就是他们的亲人,总不能放着老人不管不顾。公寓里曾有一个老人,既无子女又无亲人,每月只交500元钱,但是我同样和别的老人一样照顾,老人去世时也是由我一手操持。”赵丽说。
联系人:刘院长 手机:13908399841 13883396684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长生镇凉风村八一炉社(邮电学院后山)
Copyright © 2019-2022 重庆市南岸区聚汇缘老年公寓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19012618号-1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